主旨演讲嘉宾意鬼才设计师诺文布雷:在深圳做设计能感受到尊重

主旨演讲嘉宾意鬼才设计师诺文布雷:在深圳做设计能感受到尊重

20

Apr 2019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鬼才算不上,我是一个3D故事讲述者”

 

 

记者:您的作品大胆、另类、前卫,独树一帜的设计风格充满爱与激情,请问您的设计灵感主要来自哪里?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我设计的来自对女性的观察,因为我是男性,所以对另外一个世界非常感兴趣。设计仿佛是一面镜子,这面镜子会映射出你是谁,你是如何生活的。我的作品常常被人称为“前卫”,是因为我不是一个特别怀旧的人,不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,从不会为过去而后悔。我选择活在当下,所以我的设计总是充满激情。

 

记者:您的设计毫不掩饰对人性和两性的思考。您被成为“鬼才”设计师,您怎么看待这个称呼?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我觉得“鬼才”“天才”诸如此类的词有点被滥用。在我眼里,达芬奇才是一位“鬼才”设计师。我认为自己只是一个3D故事的讲述者,我把个人的故事,用激情和爱来讲述。当一个人有强烈的情感表达时,所讲的故事就会变成全球化的故事。举个例子,“匹诺曹”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童话故事。故事本身很简单,但当它有了强大的力量时,就变成了一个全球化的故事。

 

「Him&Her Chair」  

 

 

记者:什么是3D故事的讲述者?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就是用空间把故事“讲”出来,而不仅仅是设计出来。我把自己所学的建筑学知识与电影导演的知识相结合,实现我的设计理念。我觉得可以称自己为“空间导演”。我的第一个项目,是在香港的一个空间项目,那个设计不是画出来的,而是用一个剧本的形式在空间“讲”出来的。

 

 

“20年后再来,最大感受深圳变化太大”

 

记者:这次,深圳环球设计大奖评选出来一批优秀的作品。当说起设计评审的时候,我们经常谈论的是关于标准的问题。也许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。很想知道,在您心目中,什么才是好设计?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评判标准,我做过很多个大赛的评委,对于我来说做评委是很容易的事。因为好的作品就像甜甜圈一样,完美的那一个总能一眼被认出,真正好的作品会自已跳出来。当你有足够的经验之后,评奖是一个如此自然的事情。如果把所有作品摆出来,让评审来投票,投出来的都是最好的作品。

 

 

记者:深圳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“设计之都”,不知深圳给您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?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首先我必须得承认,我刚刚到达深圳。但20多年前在香港工作的那段时间,我有来过深圳。这一路走到会场,最大的感受是深圳的变化太大了。

在深圳,能感受到设计是被人尊重的,这非常好,因为设计可以改变世界。我非常希望能来中国与大家合作,如果谁因为看到我的专访而喜欢我,请赶快雇佣我。

 

记者:为何对中国拥有这样的热情?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家,我觉得这里就像在家一样,20多年前我在香港的时候,就觉得香港像家一样。我非常喜欢和中国的朋友打交道。况且,中国是未来很多人践行梦想之地,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学中文。当然了,我也非常喜欢中餐。

 

记者:这一次您参加深圳设计周主旨论坛并将在论坛上发言,“法式薯条和意式设计”,这个主题听起来很有“味道”。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我们一般讲“法式薯条”的时候,其实并不会联想到法国本身,只要是一样的做法就被称为“法式薯条”,“意大利设计”与它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在我看来,只要是自由的、开放的,就是意大利设计,意式设计是全世界通用的设计方法。

在很早之前,意大利是被各民族征服过的,所以意大利有多元化的性格,这个性格里有非常开放的一部分,但又无法被击败,内心的力量永远都在,是一种灵活又非常坚韧的力量。

 

 

“投身教育,好的设计师需要好的同理心”

 

记者:意大利设计与中国设计之间有何异同?

 

答:中国与意大利历史都非常悠久,如果把意大利作为西方代表,中国作为东方代表,会发现两个国家有非常多的共同点。多莫斯设计学院有很多中国学生,我发现他们都能很好的融入意大利生活。我希望中国设计和意大利设计,能通过各种交流,碰撞出更多的火花。

 

记者:您开始了一个全新的角色,从设计师加入到教育者,作为欧洲最权威与先锋的多莫斯设计学院的科技总监,您可以和我们分享下您这个新角色吗?有没有什么话想对中国学习设计的学生说呢?

 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对我而言,投身教育是非常自然的事情,因为我一生从教育中获得很多。

对于设计,我觉得做一个好的设计首先要有好的原材料。就如同做饭的时候,做什么不重要,有新鲜的原材料才是最重要的。一个好的学校,有好的老师和好的学生一样重要。在多莫斯,我们不会将老师和学生区分开来,我们是一个整体,我们的教学宗旨是在动手的过程中去学习。作为科技总监,我希望带领学生让设计研究离生产、离企业更近一点。

 

记者:最后,可否为年轻的设计师后辈,谈一些个人经验,如何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?在设计师逐梦的过程中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 

法比奥·诺文布雷:在我看来,好的设计师需要很好的同理心,每一个设计都想要想着整体,要懂得把自己放在群体里。不是只想着“我”(me),而要想着“我们”(we)。